發布詢價單
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企業動態 > 正文

大疆進入轉型之戰:內部反腐和產品的邊界

2019-07-01 09:08 性質:轉載 作者:米娜 來源:科創財經匯
6月10日,吳旭民在朋友圈發了條消息:“正式畢業,拍照留念一下。”配圖是一張大疆的黃色工牌,上面寫著:GRADUATE(畢業生)。&emsp...

  6月10日,吳旭民在朋友圈發了條消息:“正式畢業,拍照留念一下。”配圖是一張大疆的黃色工牌,上面寫著:GRADUATE(畢業生)。

  吳旭民曾是大疆創新農業植保機業務的創始人和負責人,在大疆,很多同事稱他為“民哥”。2015年大疆推出第一款瞄準農業市場的新品“MG-1農業植保機”,其中的MG就是用他的名字“民哥”命名的。之后,大疆研發的系列農業植保機也保留了MG這個代號。

  到了2018年12月4日,大疆發布的新一代農業植保無人機T16,不再以MG代號命名。“T16由新的團隊研發,民哥被調去負責農機的工業化團隊去了。”一位大疆內部人士表示。

  關于吳旭民從大疆離職的原因,有多種說法。一位知情人士對《科創財經匯》表示,“他曾試圖保護手下一個員工,這個人是他招聘進來的,但他最終未能如愿。”

  今年4月28日,有消息稱大疆因前農業事業部員工泄露公司源代碼,損失超百萬元。根據深圳法院的一審判決,該員工以侵犯商業秘密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以罰金20萬元。這名員工曾是吳旭民的下屬。

  有傳言稱該員工已經向深圳法院提起上訴申請,但該說法遭到了大疆公關人員的否認。

  上述知情人士也認為,這件事只是吳旭民離開的誘因之一;而更大的原因,是大疆內部正在醞釀新的變革。

  大疆“無人機公司”的形象正在發生轉變。在不久前的6月12日,大疆推出了它的首款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

  早在2014年,大疆已經占據了全球小型無人機消費類市場70%的份額。但大疆的無人機業務,卻正處于內憂外患之中。

  由于受各地航空管制措施和安全等因素影響,消費級無人機市場逐漸開始萎縮。而當前的中美貿易形勢,也給大疆帶來了風險。大疆無人機極度依賴海外市場,根據公開數據,2017年大疆全球營業額達到180億元,其中海外收入占了80%,北美地區是第一大市場,第二大市場是歐洲。

  大疆早已有了危機感。盡管大疆對外并不承認自己在拓展新業務,但自2017年開始,大疆就開始進行探索,嘗試過的領域包括口袋相機、無人車、教育機器人等。

  也是那一年,大疆決心改變自己以無人機為主的形象,提出了新的宣傳口號:在無人機系統、手持影像系統與機器人教育領域成為全球領先的品牌。

  “我們叫大疆創新,不是大疆無人機。無人機其實是傳播方向上的偏離。”大疆公關如是表示。

  如今,在創始人汪滔帶領下的大疆探索之路,在經歷著陣痛。

  除了吳旭民,就在今年年初,大疆研發總裁王銘鈺也宣告離職。與他同時期離開的,還有大疆研發結構部負責人唐尹。

  唐尹在大疆工作多年,是多個專利的研發者,在國內專利運營和交易平臺高智網上,與唐尹有關的大疆專利達到了226個。

轉型

  在很多大疆人看來,汪滔一點都不像一個商人。

  “你跟他講什么產品的投入產出比那些東西,他不會在意的。”一位內部人士對《科創財經匯》表示,“他專注于研究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也不喜歡公開露面。”

  2018年年初,汪滔忽然對做家具發生了興趣。他買來了成套的木具,有一個月的時間,天天在自己辦公室里刨木頭。一點點地,他做出了各種用木頭互相嵌套的小結構產品,還做了一些桌子之類的家具。

  之后,他又找了四五個人,讓他們找個工廠問問,這些東西能不能做成帶設計感的木制產品。

  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汪滔的木匠事業仍在持續,雖然他并沒有擴大規模的意向,還是那幾個人偶爾跟著他倒騰一下。

  在一些大疆工程師眼中,這四五個人的家具組是在陪老板“發瘋”,但也有大疆內部人士說,“汪滔就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他只是想嘗試新玩法。”

  教育機器人,也是汪滔試驗的大疆新玩法之一。

  今年6月12日,大疆的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發布,售價3499元。這款機器人能幫助學生學習編程,還能發射凝膠子彈。

  “做這個產品最初的想法,就是大疆的工程師爸爸想給孩子做個可以玩的禮物。”上述內部人士稱。

  汪滔在產品研發上是很有耐心的。大疆在2006年成立,直到2012年12月,才發布了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消費級無人機,整個研發過程歷時6年。而在機器人產品上,汪滔也已經花費了6年時間。

  從2013年開始,汪滔對機器人產品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從那一年起,大疆開始代理運營機器人比賽。2015年,大疆發起并承辦了RoboMaster全國機器人大賽,并且每年都為該賽事投入超過7000萬元。

  對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這款產品,業界的評價不一。大疆方面稱,發布會還沒開完,產品剛上線5分鐘,就兜售一空,這給了他們很大的信心。大疆認為,S1堪稱是教育機器人領域的“蘋果”。

  “技術代差擺在那,我們至少領先一年,我們做出了一個成熟的標桿產品。教育機器人市場競爭現在還沒有白熱化,就看哪家公司能盡快發展到我們的水平。但至少一年內,是不可能的。”大疆公關部人士說出這番話時,一股自豪感溢于言表。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6月13日晚上,網易創始人丁磊曾托人找到大疆,希望能購買兩臺Robomaster S1,用來跟孩子們一起玩。大疆公關部人士稱該款目前的預定鏈接都已下架,可能要到7月底再開,現在先趕貨。

  這款教育機器人是汪滔親自主抓研發的產品。他對這款產品的重視,可以從一些細節窺見一二。在大疆RoboMaster S1的新聞通告稿中,汪滔的名字也出現了。而距離上一次他的名字出現在大疆產品通告里,還是在2016年發布精靈4時。當時汪滔寄語:歡迎來到機器視覺時代!

  也許,在汪滔看來,Robomaster S1也是這樣一款產品。

  “汪滔對產品要求苛刻,他親自參與的,都是自己有濃厚興趣的產品。”一位內部人士表示,目前大疆在教育機器人上的投入最大。

  從無人機到教育機器人,在外界看來,這意味著大疆在業務方面進行了一次真正的轉型。

  但大疆自己并不這么看。

  “無人機、教育機器人、飛行影像這三個板塊在研發上是關聯的。在公司內,銷售業務由每個行業應用的銷售團隊負責,但研發在內部沒有那么清晰的板塊劃分。”大疆公關部人士表示。

  事實上,大疆最需要的,是尋找無人機之外,全新的盈利點。

挑戰

  現在的大疆,在無人機業務上變得更加低調。

  細心人可能會發現,大疆最近幾年已經不再提其無人機業務的市場份額,其公關部對外也只說“占大多數吧”。內部人士認為,在無人機業務上低調,其實是一種自我保護。

  盡管大疆對外稱:“無人機拆開的每一個零部件,都是大疆自己生產的,底層代碼都是自己的。”但因為無人機業務對海外市場的依賴,汪滔在公司前景和業績方面上無疑壓力巨大,又十分焦慮。

  6月24日,大疆在官網上發布英文公開信表示,為了讓公司在當前這個敏感的時局下更好地在美國市場發展下去,大疆宣布了一系列重要舉措:將推出一個“政企版”的新無人機系統,其搜集的信息數據只能儲存在無人機本體上;并把其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個庫房改造為一條生產線,在美國組裝無人機。

  大疆同時稱,這一布局不會對大疆的其他產品產生影響,該生產線僅組裝“御”Mavic 2行業雙光版一款機型,所組裝的產品全部在北美市場銷售。

  《科創財經匯》從大疆公關部人士處得知,6月18日大疆在美國參加完無人機產業聽證會后,便以這封公開信做出了回應。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只有Mavic 2行業雙光版這一款產品是在美國組裝的,這款產品在美國賣得很火,其余產品的生產基地都在國內,對大疆基本沒什么影響。”毫無疑問,這是大疆面對外部環境變化,不得不采取的相對溫和的應對措施。

  大疆內部的挑戰也仍然存在。

  有知情人士對《科創財經匯》透露,汪滔在看了今年一季度銷售數據后,大發雷霆。

  由于業績放緩,大疆在2018年還發起了一場降成本和反腐運動。當時大疆表示,2018年由于供應鏈貪腐,給大疆造成的損失保守估計超過10億元。

  這場反腐運動直到今天仍在繼續。

  近日,有內部人士轉發了一張大疆內部郵件的截圖,上面的內容顯示:“6月10日,大疆內控部門將被安排去監獄參觀學習,第一批在6月10日或6月11日上午,暫定第一批學習人員,電子的owner/cs至少去一半人,(剩余人員等待第二次參觀安排)。”

  整個參觀過程是:先參觀罪犯的食堂和監舍,然后去聽關于職務犯罪的匯報,觀看現身說法錄像。

  “讓全部采購都去參觀監獄,在監獄聆聽職務犯罪的報告。這無異于暗示:‘如果你們亂搞,就是這種下場。’”該內部人士對《科創財經匯》說。

  據內部人士透露,近期大疆又出臺了一系列涉及反腐的制度細則,比如:只要見供應商,必須兩個人;不管是行政還是研發人員,如果與供應商單獨見面時間超過5分鐘,就會被調查,調查結果輕則扣分,重則開除。

  這種大刀闊斧的反腐運動,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大疆人員的大量流失。

  更為不幸的是,在這種局面下,大疆曾接連兩年發生員工猝死事件。今年6月初,一名大疆生產工廠的員工在公司食堂吃飯時因病猝死。死者是在2017年12月加入大疆的,年僅20多歲,新婚不久,妻子懷孕在身。6月13日,大疆很多員工都看到死者家屬在大疆總部一樓嚎啕大哭。

  在國內,盡管大疆早已坐上無人機市場頭把交椅,但仍面臨著眾多同行的挑戰。但所幸大疆在無人機領域的專利數量排名全球第一,構建起一道強大的護城河,為其拓展新業務贏得了時間。

  根據Frost&Sullivan數據顯示,2008-2017年大疆申請的與無人機相關的專利公開數達916項,國家專利數達3206項;尤其在美國,大疆共申請了70多組無人機方面的專利,目前已有17組獲得授權。

  近幾年,諸如雷柏科技、高域智能、零度智控華科爾昊翔等國外內主要的消費級無人機企業,幾乎都曾主動或被動與大疆打過官司,其中很多都是涉及專利侵權的官司。

  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6月15日,與大疆相關的法律訴訟有175個,還有93個開庭公告、10個法庭公告;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以關鍵詞“大疆創新”來檢索,共可以找到184個結果,訴訟地域涉及到全國16個省市。

邊界

  大疆目前新的發力方向主要有三個:農業植保機(用于農林植物保護的無人機)、飛行影像和教育機器人。

  植保機被汪滔寄予厚望。大疆公關部人士表示,目前大疆的植保機約占國內市場的三分之二份額。

  在吳旭民離開后,有知情人士向《科創財經匯》透露:“現在農機研發的負責人是石仁利,以前也是研發出身,在大疆的工號排在十幾號,是大疆創業初期加入的老員工。”

  在農機市場上,極飛是大疆的勁敵。極飛于2015年4月推出首款植保無人機P20,當時有人認為,在穩定性等方面甚至做得比大疆更好。這對于在技術上向來追求極致的汪滔而言,是難以忍受的。之前曾作為植保機負責人的吳旭民,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但問題是,目前國內的植保機市場還沒有完全打開,很多地方仍采取傳統的生產方式,無人機作業只占了國內農林植保業務約10%的市場份額。

  2018年,大疆有85%的營收仍來自于消費級產品,農機方面的收入占比很低。

  “農機市場現在都不賺錢。”前述的知情人士表示,大疆開始不得不采取降價手段,來搶占市場。

  2017年年末,大疆宣布了新一輪植保機降價措施,同時表示大疆農業將擺脫以盈利為目標。據《第一財經》報道,大疆的降價措施,就是旨在打壓極飛。四年前,大疆曾用相似的方式摧毀了競爭對手3D Robotics

  除了農機領域,飛行影像領域也是國內成長很快的市場。2017年,大疆通過收購股權成為瑞典哈蘇相機的第一大股東。哈蘇相機成立于1941年,是相機領域中的“貴族”。阿波羅登月計劃中,阿姆斯特朗的那張著名照片,就是用哈蘇相機拍攝的。

  最近一年,大疆在影像設備上動作頻頻。

  2018年8月,大疆推出了Osmo+手持云臺相機。2018年9月大疆發布Mavic 2 Pro專業版,配備了1英寸CMOS和2000萬像素哈蘇相機,這也是大疆入股哈蘇之后,首次將哈蘇應用到消費級無人機上。今年4月,大疆又與哈蘇聯合發布了1億像素的航拍平臺。

  作為一家無人機公司,汪滔的野心是也要成為飛行影像之王。

  這個目標并不遙遠。目前,在超高清飛行影像領域,大疆在全球幾乎沒有對手。但遺憾的是,由于這塊業務較為高端,如Mavic 2 Pro專業版的售價就達到9588元,價格昂貴也導致了市場有限。上述知情人士認為,在無人機超清晰飛行影像領域,估計就只有100億元的市場規模。

  但大疆并不這樣認為。大疆公關部人士表示:“在飛行影像上,大疆希望給用戶一個方案,讓使用者自己來開發打造一個生態,實現跨領域合作,比如測繪領域。現在,測繪行業的人都把大疆當做‘門口的野蠻人’。”

  不管怎樣,靠無人機打出天下的大疆,一直在嘗試著拓寬無人機行業應用的邊界。

  如果說,農業植保機和飛行影像對大疆而言,仍然是原有優勢領域的延伸,而Robomaster S1對大疆而言,卻承載著汪滔新的夢想。

  在8月,新一屆RoboMaster全國機器人大賽的總決賽將在深圳舉行,大疆還將舉行第一場機甲大師S1挑戰賽。以往的比賽中,汪滔曾親自到場助威。

  每年有超過7000名世界各地的選手參加這一比賽,據大疆公關透露,這么多選手中,四年來最終進入大疆工作的選手只有不到20人。

  汪滔曾說,在這世上,他最佩服的人就是任正非。現在,華為已經搭建起一個通信領域的生態平臺,而Robomaster S1只是大疆進軍機器人教育領域的開始。大疆希望在未來開設課程,推出教材、活動和硬件,逐漸搭建起自己的生態圈。

  從內心上講,汪滔是個很驕傲的人。他曾說:“世上沒有一個人是讓我真正佩服的。你所要做的就是比別人更聰明——這就需要你與大眾保持距離。”

  但聰明不一定能確保成功。比如說大疆曾被曝光的無人駕駛測試,早在2015年,大疆就挖角特斯拉自動駕駛負責人,利用公司在機器視覺方面的積累,布局無人車。2016年,福特汽車想和大疆合作開發一種可以實現汽車和無人機之間通訊的智能互聯技術,但該項目最后被暫停了。

  大疆公關部人士表示,在自動駕駛方面,大疆只是做了基礎技術研發,如自動識別方面的算法,并沒有落地,也沒有真正去產品化。

  強烈的危機意識,使得華為在面對外部挑戰時能夠奮力突圍。未來汪滔能否塑造一個“沒有邊界”的大疆創新,還是一個未知數。

關于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進入企業商鋪

致力于用技術與創新力為世界帶來全新視角,公司以“未來無所不能”為主旨理念,在無人機系統、手持影像系統與機器人教育領域成為業內領先的品牌,以一流的技術產品重新定義了“中國制造”的創新內涵。
十二年間,通過不斷革新技術和產品,公司開啟了全球“天地一體”影像新時代;在影視、農業、地產、新聞、消防、救援、能源、遙感測繪、野生動物保護等多個領域,重塑了人們的生產和生活方式。
從創立至今,公司一直堅守“激極盡志,求真品誠”的企業精神。始終踐行全新的文化和價值觀,將卓爾不群的產品之道貫穿到每一個細節,展現科技的無限可能。


DJI就是個敢于說真話的孩子。這里由一群從不妥協、極富洞見、堅持夢想的人聚合而成。我們堅信實干而非投機,堅信夢想而非功利。我們堅決踐行全新的文化價值觀和思維方法論,從創始之初至今從未改變。

DJI是一個創新的烏托邦,我們搭建了一個尊重夢想的舞臺,構建了純粹的企業環境,努力探索卓爾不群的產品之道和企業文化。沒有一家公司像DJI一樣,將求真品誠的理念貫穿到每一個細節,對此我們引以為傲。

十年間,DJI站在了行業之巔,開啟全球飛行影像新時代,展現出改造世界的無限可能。我們的經歷證明,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不去曲意逢迎、不去投機取巧,只要踏實做事,就一定能取得成功。我們相信,那些回歸常識、尊重奮斗的人,終將洞見時代機遇,并最終改變世界。

大道無疆,創新無限。如果你志存高遠、懷揣夢想,決心踏實做事、創造價值,卻在扭曲的現實中自我懷疑、彷徨無奈,那就加入DJI吧! 在這里,與更多真知灼見者碰撞,與更多志同道合者同行!

未來,無所不能!

免責聲明:尊重合法版權,反對侵權盜版,若本網有部分文字、攝影作品等侵害了您的權益,在此深表歉意,請您立即將侵權鏈接及侵權信息郵件至我們的版權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并解決,謝謝您的配合.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拒絕廣告

相關資訊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掃碼看新聞

平特